欢迎来到岫岩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

满族风情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玉都风采 > 满族风情

◇ 『 文化 』
  集民族特色与地域特色于一体的文化艺术工作成绩斐然,多次荣获国家及省、市大奖,同时被命名为全国民族绘画画乡、省玉雕艺术基地、摄影艺术基地、剪纸艺术基地,并被授予全国电影发行放映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称号,拥有全国第一家满族博物馆及县级交响乐团。
  
◇ 『 艺术活动 』
  岫岩满族剪纸艺术能够在历史演进中久兴不衰,就在于它已融合在广大满族群众的生活之中,符合民间习俗,是必不可少的一种艺术活动。
◇ 『 体育游艺 』
   全县2003年中小学全部实施《国家体育锻炼标准》工作,广泛开展体育锻炼活动。全民健身活动蓬勃开展,群众的体育意识普遍增强。
  体育活动:跳马、冰上运动、双飞舞、赛船、珍珠球、狩猎、雪地走等。
  游艺活动:抓嘎拉哈、拔河、纪纪灵等。
         努尔哈赤称汗
  明万历四十四年(1616)一月一日,女真族(满族)首领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(今辽宁新宾西老城)称汗,年号天命,国号金,史称后金,他就是后来的清太祖高皇帝。努尔哈赤称汗,标志着后金的迅速崛起强大。即位时他曾致书朝鲜国王,说朝鲜如果日后再援助明朝,他一定以刀兵相见,表现他有很强的雄心和实力。自此后金成为明王朝在东北的主要威胁力量。他即位后,继续扩张自己的势力,日益加强与明王朝的对抗,为建立大清王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         萨尔浒大战
  万历四十六年,后金天命三年(1618)四月,爱新觉罗.努尔哈赤以“七大恨”告天,正式叛明。万历四十七年(1619)三月,明军与后金战于萨尔浒,明军覆没。从此,后金与明之间攻守之势逆转,后金兵开始了长驱直入征讨明朝的掠夺之战。本年正月,后金征叶赫部,时明军搬僚之师大集,恰遇叶赫告急求援,明兵部左侍郎兼右金都御史、经略辽东杨镐遂于二月在辽阳誓师,分兵4路,期借此消灭后金,解除东北边防威胁。三月,杨镐分兵出击,西路统帅杜松想立首功,先渡浑河,连克2小寨,乘势赴萨尔浒山谷口。努尔哈赤预知明军部署未定,设伏以击。先于界藤山吉林岩击破杜松军3万,杜松战死,乘胜回击明另一主将马林于飞劳山,明军败溃,叶赫军惧而逃遁,杨镐得两路败报,急檄止李如柏、刘铤两军。此时刘铤已进军深入300里至深河。努尔哈赤设计诱刘铤进入伏击圈,前后夹击,刘战死、全军覆没,朝鲜援军亦投降。这次萨尔浒大战,明军损失惨重,后金军势大振,又于六月、八月先后攻陷开元、铁岭,马林战死。

 恢宏帝业
  清太祖努尔哈赤是开国之君,而真正将这一统治加以巩固发展,并为征服全中国准备好条件的则是他的儿子皇太极。公元1635年,皇太极废女真、诸申等旧称,正式定旗名为满洲。次年改国号为清。公元1644年,满洲入关,继而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了统一的,封建制的中央政权。
努尔哈赤去世,皇太极继汗位
  天启六年(1626)九月一日,皇太极继后金汗位,改次年为天聪元年。在是年正月的宁远之役中,努尔哈赤负伤败回沈阳。八月,因痈疽发作,治疗无效而死。努尔哈赤生前曾规定后金应实行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,不要立强有力者为主。而且他又没有留下立嗣的遗嘱,所以在他死后由谁继承汗位,便成为满洲贵族内部一个很尖锐的问题。作为努尔哈赤第八子的皇太极,英勇善战,长于计谋,又得到势力强大的代善(努尔哈赤次子)父子的支持,因而最终被拥立为汗。
皇太极(1626-1643在位)为努尔哈赤第八子,后金天命十一年(1626)九月继位称汗,改明年为天聪元年,后金天聪十年(1636)四月称帝,建国号为清,改元崇德。此后,便实施了一系列加深封建化的措施,为灭明和建立大清帝国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。明崇祯十六年,清崇德八年(1643)八月病逝。
  天聪十年(1636)四月十一日,皇太极接受诸贝勒的建议,在沈阳宣布称帝,用满、蒙、汉三种表父祭告天地,改国号为“大清”,改年号为崇德,改族名为“满洲”,并受尊号“宽温仁圣皇帝”,尊父努尔哈赤为太祖。

      李自成被推为闯王
  李自成,原名李鸿基,万历三十四年(1606)生于陕北延安府米脂县。曾应募为银川驿卒,练就一身骑马射箭的好本领。崇祯二年(1629),朝廷撤销驿站。李自成失业,到甘州充任边兵。崇祯三年(1630),李自成跟随“闯王”高迎祥起义,号为“闯将”。崇祯九年(1636)八月,高迎祥在战斗中被俘牺牲,李自成被推为闯王。经过9年多来的南征北战,这时的李自成已是一个胆略兼备、很有威望的农民军领袖,他率领的部队坚甲铁骑,兵仗精整,战斗力很强,逐渐成为各路起义军中一支举足轻重的队伍。
      李自成建大顺政权
  崇祯十七年(1644)春节,李自成正式宣布建国。改西安为西京,国号“大顺”,建元“永昌”。李自成在西安进一步调整和完善了农民政权的中央机构,大力推行各项革命措施。中央机构以天佑殿为最高行政机关,六政府各任尚书一人,又建立弘文馆、文瑜院、直指使、谏议从政、统会、尚契司、验马司、知政使、书写房等政府机构。同时继续推行“均田免赋”“割富济贫”等政策,安置流民,稳定物价,废除八股。颁布新历等等。又敕令各营加紧练兵,积极备战。经过采取一系列军政措施以后,农民革命政权根基渐稳,各营部队兵精粮足。于是起义军在李自成亲自率领下,浩浩荡荡开始东征,向明王朝都城北京攻去。
  李自成占领北京后,骄傲轻敌,而明平西伯、宁远总兵吴三桂则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,因为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的部将刘宗敏霸占愤而降清,开山海关迎来清兵。 李自成统兵东征,山海关一战农民军大败,清军随即入主中原,巍峨的山海关城楼是这一历史事件的见证。
  

        清兵入关
  崇德八年(1643)八月皇太极因病去世,皇九子福临即位,年号顺治,清廷一度发生了激烈的权力之争。结果是多尔衮逐渐掌握了朝廷重权。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,多尔衮决定领兵入关,开辟新的战场。顺治元年(1644)四月七日,清廷祭祖誓师伐明。八月,顺治亲自召见多尔衮,特授予奉命大将军印,掌管军中掌管军中一切赏罚大事。九日,多尔衮统领满洲、蒙、汉军兵总计约14万人,鸣炮起行,讨伐明朝。十一日大军到达辽河,十四日到达翁后(今广宁附近)。十五日,镇守山海关的明军统帅平西伯吴三桂突然派人前来洽降,这为清兵入关提供了意料不到的方便。二十二日,在吴三桂和李自成激战之时, 清兵突然冲出,击败李自成军。随后吴清联军越关西人中原,紧紧追击农民军。五月初二,摄政王多尔衮在数万名亲兵的簇拥下进入北京,并在武英殿称制,开始了清廷对北京的统治。清军入关,是明清之际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。清军从誓师伐明到占领北京,尚不到一个月之久。
       清建都北京
  清军到达北京后,在是否将首都由盛京(今沈阳)迁到北京的问题上,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争论。以阿济格为首的反对派,主要以清兵入关太快、补给不足为由,反对迁都。而多尔衮从统一和管辖整个中国的总战略出发力主迁都,顺治元年(1644)微月六月,多尔衮终于统一诸王、贝勒、大臣的意见,决定建都燕京,派遣辅国公吞齐略等携奏章迎驾。七月八日,顺治帝在告上帝文中宣布:接受多尔衮的奏请,“迁都定鼎,作京于燕”。八月二十日,顺治车驾自盛京启行,九月十九日至京师,自正阳门入宫。十月一日,顺治行定鼎登基礼,亲至南郊,发布告祭天地文:“兹定鼎燕京,以绥中国”,宣布继续沿用“大清”国号,纪元顺治。清政权在关内的确立,为满族贵族最终消灭南明王朝和完成统一大业,提供了政治上的保障。
       八旗与绿营
  1644年,清军定都北京以后,建立了八旗常备兵制,八旗常备兵制由满族八旗军制定演变而来。在编制方法上,仍严格实行按民族分别编制,以满洲八旗为骨干,加上蒙古八旗,汉军八旗,士兵总额为20万左右,八旗常备兵的建立,大大加强了中央政权的军事力量。八旗常备兵的建立,对维护和巩固清代封建专制政权,平定内部分裂叛乱,抵御外来侵略。保卫疆土的完整起极为重要的作用。相对于八旗兵、清政府又建立了绿营兵制。清军入关后,清朝统治者将招降的明军和新募汉兵改编,使之成为驻守各地的地方军,因以绿色旗帜作为标志,又以营为基本建制单位,所以称为绿营或绿旗。绿营兵的建立,为维护清政府的统治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。康熙以后,绿营逐渐成为清代军队的主力军。

       郑成功起兵
  顺治四年(1647),郑成功率领海上义师,从福建南澳出兵,两三年间连破同安、海澄和泉州等闺南沿海许多地方,进据金门、厦门,掀起了清初抗清斗争的最后高潮。郑成功(1624-1662),原名森,字大木,隆武政权重臣郑芝龙的儿子。由于受到南明隆武皇帝的赏识,郑成功被封为延平郡王,赐姓朱,改名成功,因此被称为“国姓爷”。
     清摄政王多尔衮病卒
  顺治七年(1650)十二月,摄政王多尔衮病死于喀喇城,终年39岁。多尔衮(1612-1650),爱新觉罗氏,努尔哈赤第十四子。天聪二年(1628)被皇太极赐号墨尔根戴青,即聪明王。多尔衮在与明朝的战争中屡立战功,声名远扬,崇德元年(1636)被封为和硕 亲王。清世祖福临即位后,与济尔哈郎共同辅政,为摄政王,成为这一时期清政权的实际统治者。顺治元年(1644)多尔衮率八旗军入关,败李自成于山海关,五月入北京,为崇德帝发丧三日,大力笼络汉族地主,减轻赋税,并及时制定了统一全国的作战部署。同时迎帝入城,定都燕京。此后,多尔衮先后受封叔父摄政王、皇父摄政王。多尔衮素有风疾,入关后病情加重,顺治七年十一月,多尔衮出猎古北口外,不慎坠马受伤,病情恶化,十二月病死,诏尊想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敬义皇帝,庙号成宗。多尔衮为清朝定鼎中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但由于顺治皇帝不满其摄政时专制,在其死后第二年便夺爵、鞭尸,并将多尔衮亲信一网打尽,直到乾隆时期才恢复多尔衮在清朝历史上应得的地位。
        郑成功北伐
  顺治十六年(1659)六月,为了牵制清军对水历小朝廷的三路围攻,郑成功与张煌言配合,率领83营17万水陆大军,北伐军水陆并进,不久,陷焦山,破瓜州,攻占了长江的重要门户镇江及其所属诸县。六月二十六日,郑成功部前锋已至南京郊区,七月十二日,完成了对南京的围困。与此同时,张煌言率军沿江而上占据太平、宁国、池州、徽州等四府三州二十二县。清廷知悉,举朝皆惊,顺治帝惊怒异常,下令亲征,被拦阻隔即命内大臣达素为安南将军,统兵增援江南。而此时,郑成功却为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,被清军诡计约降所迷惑,致使战事拖延了一月之久。而困守南京城里的清总督郎延佐抓住郑军将士庆贺郑成功生日。“饮酒卸甲”,战斗意志松懈的有利时机,陆进袭,大败郑军。郑成功匆忙率领部队退回金门、厦门、张煌言孤立无援,也退走浙东,北伐终告失败。